香港皇都戲院保育:尋找失落的文化地標

窗口上方掛著“預售”木牌,絳紅色窗簾半掩,售票員從小窗口遞出選座單和紅色鉛筆——這一刻,時光倒流,馬淑華看到當年的自己正在窗內忙碌,窗外是排隊買票的長長人龍。

 

這是在原址舉辦的體驗式展覽——“尋找你我他的皇都”中的一個模擬場景。當年馬淑華身兼售票員和帶位員,在戲院工作過19個年頭。“那是港產片的黃金年代。記得當時演《過江龍》,買票的人都排到大街上去了!”

 

香港皇都戲院保育:尋找失落的文化地標

5月6日,工作人員在香港皇都戲院模擬舊式的售票場景。新華社記者 呂小煒 攝

 

落成于1952年的皇都戲院,是香港碩果僅存、歷史最悠久的大戲院,也是當年領一時風氣之先的藝術文化地標。時遷事移,皇都戲院歷經多次改建,1995年更遭遇火災,于1997年結業。其后被改建成桌球室,年久失修,昔日的輝煌已成歷史。

 

得知皇都戲院啟動保育工程,即將對戲院進行修復重建的消息,年已七旬的馬淑華激動不已,“一定要再進去看場電影!”

 

香港皇都戲院保育:尋找失落的文化地標

這是受訪者提供的當年香港皇都戲院的戲票照片(資料照片)。新華社發

 

北角“小上海”成當時文化地標

 

上世紀四十年代,大批上海人移居香港,落腳港島東區的北角一帶,其中不乏名人雅士,包括著名作家張愛玲、京劇名角孟小冬等。上海人帶來了他們的生活方式:海派裁縫店、理發店、餐廳、游樂場、歌舞廳等應運而生。北角成了當時香港最時尚的地段之一,也因此被稱作“小上海”。

 

1952年,香港娛樂業巨子、萬國影片公司集團創辦人歐德禮在北角創建璇宮戲院,1959年易手后改名為皇都戲院。這里很快成為香港風靡一時的演藝殿堂,廣邀國際頂級大師、藝術團體和本地著名藝術家,以及粵劇名流等來此演出,星光熠熠,一時風頭無兩。

 

1956年6月,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個訪港的內地藝術團體——中國民間藝術團在璇宮戲院演出,轟動一時。記者在展覽中看到,首演當天的《大公報》以半版篇幅報道中國民間藝術團訪港盛況,稱“演出前夕人人撲票”“萬眾爭看精彩表演”。一些國家的外交使節和多間洋行大班也前來觀賞,名流薈萃,璇宮戲院成為一個文化外交的場所。

 

近半個世紀的歷程中,皇都戲院不僅有西方古典音樂、亞洲歌舞和粵劇等多門類表演,更上演過無數經典電影,特別是七八十年代膾炙人口的港產片。“那時候,到戲院看表演、看電影是年輕人首選的娛樂方式。”馬淑華回憶說,她和先生在戀愛時曾經在皇都戲院一天連看了五場電影。

 

“皇都在香港表演藝術史上有不可取代的文化價值和歷史地位,堪稱當時的‘文化地標’。”皇都戲院保育項目顧問委員會成員、建筑文物保護師吳韻怡說。

 

香港皇都戲院保育:尋找失落的文化地標

5月6日,工作人員在香港皇都戲院模擬舊式的售票場景。新華社記者 呂小煒 攝

 

天臺飛拱與“蟬迷董卓”

 

說到“地標”,不能不提皇都戲院的建筑特色。如今雖已老舊不堪,但戲院樓頂上赫然展露的拋物線型大型飛拱和正門口的大幅浮雕,仍然讓它顯得非同一般。

 

趁著展覽期間對公眾開放,記者登上了屋頂。眼前是七組高四五米的混凝土圓拱,沿著傾斜的屋頂等距排列,其間靠混凝土柱相互連接支撐,看上去像一個巨型的“八爪魚”,“拎”起了整個劇場的屋頂,頗為壯觀。

 

香港皇都戲院保育:尋找失落的文化地標

這是4月29日拍攝的香港皇都戲院樓頂上的拋物線型大型飛拱建筑設計。新華社記者 呂小煒 攝

 

“這樣的屋頂結構在香港甚至全世界都很獨特。”吳韻怡說。作為一家戲院,要避免梁柱遮擋觀眾視線,只能從屋頂結構入手。由于跨度大,需要拋物線型結構支撐。“造型外露,借用了類似吊橋技術,在當時是很新穎的做法。”吳韻怡說。

 

“褪色了,其他都沒變,”馬淑華用手輕撫身邊的拱柱。當年,這里是戲院員工們休息和聊天的好去處,她和同事們“經常上來透透氣”。

 

香港皇都戲院保育:尋找失落的文化地標

5月6日,香港皇都戲院老員工馬淑華在參觀戲院樓頂上的拋物線型大型飛拱設計。新華社記者 呂小煒 攝

 

皇都戲院坐落于街道轉角處,建筑師巧妙地以弧形設計處理,將轉角立面處理成戲院的主要立面,其正中是一幅題為“蟬迷董卓”的大型浮雕,出自嶺南畫派畫家梅與天之手。

 

“浮雕設計很特別,主題是三國故事,是比較中式的元素。但除了主角外,還有來自東西方的舞者,包括跳芭蕾舞的歐洲人和泰國舞姬等,中西合璧的表現手法十分前衛。”吳韻怡說??上?,由于長期缺乏維護,如今浮雕部分已破損,難以辨認。

 

2017年3月,皇都戲院被香港古物咨詢委員會評定為香港“一級歷史建筑物”,這是香港歷史建筑除“法定古跡”之外的最高等級。

 

香港皇都戲院保育:尋找失落的文化地標

這是4月29日拍攝的香港皇都戲院正門口的浮雕。新華社記者 呂小煒 攝

 

“高規格保育”打造“文化綠洲”

 

皇都戲院通過一級評定的消息傳來,吳韻怡激動得哭了出來。這家戲院于她,不僅僅是一個歷史建筑之于保護師,更是她兒時珍貴的回憶。

 

1984年,吳韻怡的媽媽在皇都戲院商場開了一間童裝店,名為韻怡公司,用的就是她的名字。“我當時上幼兒園,很喜歡纏著媽媽,一放學就去店里找媽媽。”她說。吳韻怡至今保留著1997年2月28日皇都戲院結業當天最后一場電影票。“那是成龍的《一個好人》,我和媽媽、哥哥三個人去看的。”她清楚地記得,“那天人很多”。

 

盡管對皇都的感情頗深,但對于歷史建筑保護,吳韻怡認為不能“情緒主導”而應“價值主導”,建筑文物保護師的職責在于發掘價值所在,“說明白為什么值得保留”。

 

按照香港法律,只有被評為“法定古跡”的建筑才能受到保護免遭拆除,皇都雖然通過一級評定,但“能否保留還要看業主意愿”。慶幸的是,2020年10月,皇都戲院的新業主——新世界發展集團宣布啟動保育計劃,承諾將盡力修復和重塑這一歷史建筑。

 

國家“十四五”規劃綱要提出支持香港發展“中外文化藝術交流中心”。新世界發展行政總裁鄭志剛就此表示,香港需要建設更多的“文化硅谷”,提升香港文化軟實力,重塑香港國際文化藝術之都的形象。為此,新世界將“高規格地保育”皇都戲院這座文化地標,并注入新的文化精髓,打造“文化綠洲”。整個工程可望于2026年完成。

 

馬淑華掏出了24年前結業當天的剪報,已經發黃的舊報紙被塑封保護得平平整整,整版都是皇都的消息——“皇都戲院面臨清拆”“奈何將結業 觀眾員工情難舍”,當年她滿心失落地復印了多份送給同事們留作紀念。而今劇院將被修復重建,她特別開心,希望新的皇都戲院又“靚”又“旺”,成為香港新地標,“街坊們也多一個好去處”。

 

新華社香港電 記者陸敏、丁梓懿

 

香港皇都戲院保育:尋找失落的文化地標

這是受訪者提供的當年香港皇都戲院的照片(資料照片)。新華社發

 

香港皇都戲院保育:尋找失落的文化地標

5月6日,香港皇都戲院老員工馬淑華在參觀戲院樓頂上的拋物線型大型飛拱設計。新華社記者 呂小煒 攝

 

香港皇都戲院保育:尋找失落的文化地標

5月6日,皇都戲院保育項目顧問委員會成員、建筑文物保護師吳韻怡在參觀展覽。新華社記者 呂小煒 攝

 

香港皇都戲院保育:尋找失落的文化地標

5月6日,工作人員在維護香港皇都戲院體驗式展覽——“尋找你我他的皇都”中的一個模擬場景。新華社記者 呂小煒 攝

 

香港皇都戲院保育:尋找失落的文化地標

5月6日,香港皇都戲院老員工馬淑華在參觀展覽。新華社記者 呂小煒 攝

 

香港皇都戲院保育:尋找失落的文化地標

4月29日,參觀者在香港皇都戲院參觀體驗式展覽——“尋找你我他的皇都”。新華社記者 呂小煒 攝

 

香港皇都戲院保育:尋找失落的文化地標

4月29日,參觀者在香港皇都戲院參觀體驗式展覽——“尋找你我他的皇都”。新華社記者 呂小煒 攝

 

香港皇都戲院保育:尋找失落的文化地標

4月29日,參觀者在香港皇都戲院參觀體驗式展覽——“尋找你我他的皇都”。新華社記者 呂小煒 攝

 

香港皇都戲院保育:尋找失落的文化地標

這是4月29日在香港皇都戲院拍攝的體驗式展覽——“尋找你我他的皇都”中的一個模擬場景。新華社記者 呂小煒 攝

 

香港皇都戲院保育:尋找失落的文化地標

4月29日,工作人員在香港皇都戲院模擬舊式的售票場景。新華社記者 呂小煒 攝

標簽:
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